当前位置: 首页 >  公证百科 > 理论园地

政府清理证明背景下,继承公证中如何更有效获得案件信息

 

2019-04-12 09:45:50      编辑:admin_bl

文/重庆市中信公证处 潘微
      继承公证是我国公证机构的传统业务,各公证机构在长期业务办理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司法部、建设部于1991年联合下发的《关于房产登记管理中加强公证的联合通知》执行20多年来,房产继承公证有效地预防了房产继承领域的纠纷,保障了当事人继承权的实现,减少了继承诉讼,实践充分证明了公证机构和公证人在继承领域的地位和作用。
      《公证法》第二十七条规定:“申请办理公证的当事人应当向公证机构如实说明申请公证事项的有关情况,提供真实、合法、充分的证明材料;提供的证明材料不充分的,公证机构可以要求补充。”中国公证协会第五届常务理事会第九次会议于2009年10月22日通过的《办理继承公证的指导意见》第三条规定:“当事人申请办理继承公证,应当提交全部法定继承人的基本情况及被继承人的亲属关系证明;其他继承人已经死亡的,应当提交其死亡证明和其全部法定继承人的亲属关系证明。”
多年来公证机构办理继承公证的惯常模式为:首先要求当事人提交被继承人的亲属关系证明,公证机构受理公证申请后再对被继承人的亲属关系情况进行核实。然而随着政府清理证明工作的不断推进,“亲属关系证明”终将在继承公证办理 中消失。
      国务院办公厅于2018年6月15日发布的《关于做好证明事项清理工作的通知》规定,没有法律法规规定的证明事项一律取消。2018年9月5日起,司法部在中国法律服务网开通“群众批评——证明事项清理投诉监督平台”。各地相应出台证明事项保留清单、取消清单,“亲属关系证明”不在保留清单里面。如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于2018年5月2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村(社区)证明事项的通知》,取消清单里面明确列明“亲属关系证明(夫妻关系证明、其他近亲属关系证明)”。
      在政府清理证明的背景下,当事人未提供“亲属关系证明”,公证员如何才能有效防范遗漏继承人的风险呢?
      一、收集证据时坚持证据形式多元化及形式自由原则
      一份“亲属关系证明”往往记载被继承人的配偶、子女、父母等第一顺序继承人的全部情况,简单明了。我们行业喜欢“亲属关系证明”,但是多份亲属关系的证据材料集合起来也可以代替一份概而全“亲属关系证明”。
      结婚证、离婚证、离婚裁判文书可以证明婚姻关系,出生医学证明、独生子女光荣证、收养登记证、离婚协议、离婚判决书、离婚调解书等往往可以证明某人是被继承人的子女,被继承人户籍与父母或子女在一起的常住人口登记表往往可以证明父母子女关系。这样的几份亲属关系证据材料集合起来可以证明完整的继承人情况。
      部分安葬证上记载有持证人与死者的关系,死亡注销户口证明上也记载了“注销户口的人”与死者的关系,公房早年的租赁证上往往记载了同住的家属姓名,退休证上往往记载着其供养的直系亲属情况。亲属关系的证据材料是多元化的,证据材料的形式是自由的,公证员对证据材料的采纳要保持开放性的思维。对当事人进行详实的询问,引导当事人将其已具备的证据材料提供详尽。
      二、强化公证机构核实职责,减轻当事人举证要求
      虽然我国《公证法》只规定了公证机构的核实权,在实际操作上,核实权与调查权并无差异。2016年6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的意见》强调“支持公证机构对法律行为、事实和文书依法进行核实和证明”、将“核实”与“证明”并列。当前公证机构严重依赖当事人提供各种繁多的证据来证明有关事实,这种工作方法越来越受到诟病。公证机构应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的意见》为契机,强化公证的核实职能,主动为当事人收集证据。
      目前很多公证机构已经开始绿色继承办理模式,公证机构主动帮助当事人收集亲属关系证据材料,既免除当事人提供证明的负累,又可有效规避当事人提供虚假证据材料的风险。公证机构受理继承公证申请时,应尽可能详尽地 询问被继承人及继承人的相关情况,记录详实的线索,根据已收集的线索进行严谨、细致、深入的核实,比如到被继承人或继承人的单位核查人事档案、到派出所查询早年的常住人口登记表、到档案馆查询婚姻登记记录情况(我市各区民政局的婚姻档案每隔几年会移交至该区的档案馆)及结婚登记档案材料(2003年新《婚姻登记条例》实施后取消“单身证明”,在此之前结婚登记的档案材料里面有当事人的未婚证明或离婚/丧偶后未再婚的证明,婚姻登记审查表会记载该次婚姻登记时的婚姻情况,如系离婚,婚姻登记审查表往往会记载离婚证或离婚判决书编号,而这些编号往往能够解读出离婚的年份及办理离婚手续的机构名称)、到陵园现场查验墓碑、对知情人做核实笔录等。
查阅人事档案、现场查验墓碑等往往比向知情人核实得来的证据更可靠。进行核实的工作人员如果能够总结出人事档案保管地的一般规律,并就单位名称、职工人事档案保管地、查档联系人及联系方式等建立一个电子文档(方便在电脑上使用“查找”功能快速查找),可以极大提升找寻档案保管地的效率。
      三、在有限的证据材料里,探寻细节背后隐藏的信息
      关注证据本身的细节信息,即使细节本身并没有明示风险或案件隐情,我们公证人仍需致力于从细节之间的联系、生活经验法则中推导出有关风险或案件隐情。一般来说姓氏随父亲,丧葬事宜由近亲属操办,父母与子女以及子女之间的年龄差都遵循基本生育规律。
      如果被继承人的户口簿或常住人口登记表或人事档案中记载的曾用名与现名的姓氏不一致,家属所陈述的被继承人父亲往往实际上是其继父或养父,如果是继父我们还需要考虑生父的继承权。如果年纪最大的子女随其姓氏而非其丈夫的,被继承人往往是再婚,我们需要考虑其前次婚姻是否还有其他的亲生子女。
      被继承人的医学死亡证明上有“家属联系人”的姓名和联系电话。如果这个“家属联系人”不在申请人陈述的继承人之列而且是与被继承人及被继承人子女姓氏不同的异性,我们需要怀疑“家属联系人”会不会是被继承人的再婚配偶?我们有必要给“家属联系人”打个录音电话核实一下其与被继承人的关系。
      如果被继承人或配偶与子女年龄相差过小不符合生育规律,被继承人或配偶往往是再婚而非申请人惯常说的原配夫妻。如果子女间年龄相差只有几个月,往往是因为子女的父亲在解放前有多个配偶。
      派出所查询的常住人口登记表上往往会记载同户的人为户主的“几子” “几女”,我们需要将该排行数字与继承人陈述的情况进行比对,看是否有隐瞒其他子女的情况 。
      四、注重公证询问,强化隐瞒继承人法律风险的告知
      公证员在询问过程中,应懂得应用心理学,注意观察被询问人答话的语气、声调和动作表情,判断被询问人的陈述的真假。当事人在回答公证人员询问内容时如说谎、提供虚假情况,在其面部表情上一般会或多或少有所反映,回答问题有急促、语意较乱、眼神飘忽的反映特征。公证员通过与当事人面对面的交流,可以凭直觉推断当事人有无说谎。如果一旦觉察到当事人未如实回答某个关键问题,应就该问题揪住不放,想方设法继续追问,直至内心确认当事人回答属实。讲究询问技巧,每个个案根据关注重点的不同进行针对性询问,避免“是否……?”“是不是……?”式询问。
      对当事人隐瞒继承人法律风险的告知,需要直切其痛点,重点告知:继承人未明确表示放弃继承的,视为接受继承,遗产未分割的,视为共同共有。现实中很多弃权的当事人往往非无偿放弃,而要求应继承份额折价补偿。每年都会碰到几起,要继承遗产的当事人当场就承认还有其他的继承人。公证办完后在场的其他继承人都可以拿到其应继承份额部分的折价款,但遗产实际确归他与被隐瞒的继承人共同所有,他觉得就他一个人吃亏。有些当事人觉得被隐瞒的继承人不论多久后可以找自己清算遗产,现在不解决好,以后会给子女留下麻烦。
      在政府清理证明的大背景下,当事人提交的证据材料有限,我们唯有改变办证思维和服务模式,才能满足社会的公证需求,避免继承公证被弃之如敝履。

(原创,转载需授权)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相关推荐

    没有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