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公证百科 > 理论园地

域外作成文书的效力确认

 

2020-06-03 15:23:40      编辑:admin_bl

域外作成文书的效力确认
文/重庆市公证处 何 伟   
 重庆市弘平律师事务所 喻 弘
 
随着对外经济的发展和外事交往的频繁,以及民商事法律行为的多样化,国际上文书认证程序逐渐成为法律日常事务的常态。实践中,域外作成文书的效力确认问题已不鲜见,如域外结婚证、域外出生证明、放弃继承权声明书、诉讼委托书、处分财产委托书等等。
一、领事认证的概念及效力
为确认域外作成文书的真实性和有效性,现行国际通行惯例即为领事认证。所谓领事认证,是指领事认证机构根据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申请,对国内涉外公证书、其他证明文书或者国外有关文书上的最后一个印鉴、签名的真实性予以确认的活动。领事认证机构,是指依法办理领事认证的机构,包括各国外交机关或者各国外交机关授权的机构;在我国,包括外交部、外交部委托的地方人民政府外事部门和驻外使馆、领馆以及外交部委托的其他驻外机构。关于领事认证的效力,《领事认证办法 》第三十一条规定:领事认证是领事认证机构以国家名义对文书予以确认的活动,其目的是使一国出具的文书能在另一国境内得以承认,不会因为怀疑文书上的印鉴、签名的真实性而影响其域外的法律效力。领事认证不对公证书或者其他证明文书证明的事项行使证明职能,不对文书内容本身的真实性、合法性负责,文书内容由文书出具机构负责。简言之,领事认证就是对文书出具机构资格的确认和认可,当前具有不可替代的权威性。
领事认证分为单认证和双认证。所谓单认证, 是指仅办理所在国外交部领事部门或其指定的外事部门认证相关文书上的最后一个印鉴、签名的真实性后, 即可在该文书使用国被承认, 从而在使用国产生相应的法律效力。所谓双认证, 是指在办妥所在国外交部领事部门或其指定的外事部门认证相关文书上的最后一个印鉴、签名的真实性手续后, 还需办理文书使用国驻所在国使(领)馆认证所在国外交部领事部门或其指定的外事部门出具的认证文书上的印鉴、签名的真实性手续后,方可在文书使用国被承认, 从而在使用国产生相应的法律效力。我国施行的相关法律、法规和规章,涉及领事认证的规定,均要求双认证,很显然,双认证与单认证相比较,双认证更具有权威性,更易被使用国所接受,但只是双认证较之单认证,手续办理更繁琐。
二、立法层面涉及领事认证确认文书效力的主要规定
《外国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子女登记办法》第四条规定:外国人在华收养子女,应当通过所在国政府或者政府委托的收养组织(以下简称外国收养组织)向中国政府委托的收养组织(以下简称中国收养组织)转交收养申请并提交收养人的家庭情况报告和证明。前款规定的收养人的收养申请、家庭情况报告和证明,是指由其所在国有权机构出具,经其所在国外交机关或者外交机关授权的机构认证,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国使馆或者领馆认证的下列文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一条规定: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供的证据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形成的,该证据应当经所在国公证机关予以证明,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国使领馆予以认证,或者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该所在国订立的有关条约中规定的证明手续。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九条规定:侨居在国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从国外寄交或者托交的授权委托书,必须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国的使领馆证明;没有使领馆的,由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外交关系的第三国驻该国的使领馆证明,再转由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第三国使领馆证明,或者由当地的爱国华侨团体证明。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没有住所的外国人、无国籍人、外国企业和组织委托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或者其他人代理诉讼,从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寄交或者托交的授权委托书,应当经所在国公证机关证明,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国使领馆认证,或者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该所在国订立的有关条约中规定的证明手续后,才具有效力。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二十三条规定:外国企业或者组织参加诉讼,向人民法院提交的身份证明文件,应当经所在国公证机关公证,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国使领馆认证,或者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该所在国订立的有关条约中规定的证明手续。代表外国企业或者组织参加诉讼的人,应当向人民法院提交其有权作为代表人参加诉讼的证明,该证明应当经所在国公证机关公证,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国使领馆认证,或者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该所在国订立的有关条约中规定的证明手续。第五百二十四条规定: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四条以及本解释第五百二十三条规定,需要办理公证、认证手续,而外国当事人所在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建立外交关系的,可以经该国公证机关公证,经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外交关系的第三国驻该国使领馆认证,再转由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第三国使领馆认证。
《领事认证办法》第二十条规定:国外出具的需送至国内使用的文书,中国法律法规规定或者文书使用机构要求认证的,经文书出具国有关机构公证、认证后,应当由中国驻该国使馆、领馆或者外交部委托的其他驻外机构办理领事认证。中国缔结或者参加的国际条约或者外交部另有规定的除外。
三、部颁规章涉及领事认证确认文书效力的主要规定
律师、公证制度恢复重建以来,司法部及相关管理部门发布了诸多涉及领事认证确认文书效力的法规、规章等,涉及遗嘱、受(或未受)刑事处分、继承、赠与、转让、委托等多个事项:
司法部《关于办理黄兆源遗嘱继承公证的复函》:关于黄兆源的遗嘱继承公证,由于遗嘱人生前居住在新加坡,且在新加坡设立的遗嘱,对其遗嘱的认定问题,虽经新加坡高级法庭的检定,但由于我国与新加坡未建交,无法直接采证。故可由遗嘱受益人将新加坡高级法庭的遗嘱检定书及遗嘱原件(如果是复印件,必须证明与原件相符)办理新加坡公证和新加坡外交部认证,以及与我国和新加坡有外交关系的任何第三国驻新使馆认证,再拿到我国使用。
司法部、建设部、外交部、国务院侨办《关于办理华侨、港澳同胞、台湾同胞以及外国人房屋产权事宜中如何确认公证文书效力的通知》:近年来,华侨、港澳同胞、台湾同胞、外籍华人以及外国人来国内(中国)办理房产确权登记、转移和继承等事项不断增多。为统一制度,现将如何确认上述人员办理在我国境内房屋产权事宜中,所提供的赠与、转让、委托等有关公证文书的效力规定如下:一、居住在与我国有外交关系国家的华侨、外籍华人,在我国驻该国使领馆办理的公证或认证证明,房地产管理机关应予采证、如果当事人提交的是当地公证人出具的公证文书,须经该国外交部或其授权的机构和中国驻该国使(领)馆认证(根据领事条约,两国互免认证的除外),其内容只要不违反我国法律和政策的规定,房地产管理机关应予采证。二、居住在与我国有外交关系国家的外国人提供的当地公证人出具的公证文书,须经该国外交部或其授权的机构和中国驻该国使(领)馆认证(根据领事条约,两国互免认证的除外),其内容只要不违反我国法律和政策的规定,房地产管理机关应予采证。三、华侨、外籍华人以及外国人在与我国无外交关系的国家办理的公证文书,原则上需经该国外交部及与该国和我国均有外交关系的第三国驻该国使(领)馆认证。
司法部《关于如何确认在加拿大订立的处分国内遗产的遗嘱效力的复函》:关于如何确认在加拿大订立的处分在我国内遗产的遗嘱的效力问题,据驻加拿大使馆领事部和我驻多伦多总领馆告,加拿大没有全国统一的继承法,在加拿大所订立的处分在加拿大以外遗产的遗嘱,不需检定。为辨别其真伪,可出遗嘱见证人或立遗嘱人生前的家庭医生以书面证明遗嘱的笔迹是立遗嘱人的或遗嘱人签名是真实的。证明书应经加拿大公证人公证、加拿大外交部或其授权的机构及我驻加使领馆认证。上述遗嘱继承公证的申请人,如提交此证明书,并符合涉外遗嘱继承公证的其他条件,公证处可以为其办理继承权公证。
司法部、外交部《关于为我国公民办理在外国期间是否受过刑事处分公证的通知》:外国公证机关出具的曾受(或未受)刑事处分公证书,将在我国内使用的,须办理出证国外交部或其授权机关和我驻该国使、领馆的认证。
四、域外作成文书效力确认在实践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及相关工作建议
涉及领事认证确认文书效力的法律适用面虽然在实践中逐步拓宽,但在法律层面仍属小众范畴而略显狭窄。公证员和律师等法律服务从业者,真正知晓和熟练掌握相关规定的并不多,容易造成在对当事人解答相关问题时底气不足,需要不断加强这方面法律知识的学习和充实。
实务中,经常遇到当事人提供的域外文书,或径直提供、或仅经所在国公证机构公证、或公证后虽经所在国外交机关认证但未办理中国驻该国使领馆领事认证,造成该文书在我国使用上的瑕疵,即效力无法确认。其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前述种种,遗漏了最后的、最重要的一个生效环节和生效程序:域外文书最后必须由中国驻该国使馆、领馆或者外交部委托的其他驻外机构办理领事认证。唯一例外是中国缔结或者参加的国际条约或者外交部另有规定的,按国际条约或者外交部规定来确认。
前面已提到,由于域外作成的文书认证手续办理的繁琐和耗时和程序不完备等原因,造成该文书本身使用上的瑕疵,律师、公证实践中,若按相关规定要求,很多当事人不理解,也很抵触,这就需要我们在工作中耐心解释、加以引导、争取理解,也可让当事人向就近的地方外事部门咨询或寻求解答;如实在无法沟通,就只能明确告知根据我国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不予确认该有瑕疵域外文书的效力,拒绝受理或中止办理相关公证事项或代理案件,毕竟域外文书一旦被确认有效,就可能引发一连串的法律事实和后果,这是原则性问题,“外事无小事”。
当遇到上述认证有瑕疵的域外文书时,当事人往往会指导性地提出,是否可通过与域外当事人视屏通话的方式确认相关事务的真实性,而关于通过“视屏通话”确认相关事务,法律界本来争论就很大,而且实践中人民法院和相关文书接受单位也均不接受此种方式;因此,当前此种方式是不可取还值得探讨,毕竟这样做逾越了相关法律和程序规范的规定和要求,本人认为还是要等待有相关法律支撑后再作定论。
近年来,法律界也在积极探讨我国加入《海牙关于取消外国公文书认证的公约》的必要性和可行性问题。该公约于1961年10月5日在荷兰海牙签订,于1965年01月24日生效,目前有缔约国(地区)107个,还有17个国家(地区)正在申请加入,是海牙国际私法会议制定的38个国际公约里,加入成员最多,国际上应用最为广泛的国际公约。该公约的目的在于用一步式认证(附加证明书)代替传统的连锁认证,简化国际上文书认证程序,从而大幅提高文书国际流通的效率。简言之,就是确认单认证的被接受效力,只是名称变为了“附加证明书”。依据该公约,在缔约国内作成而需在另一缔约国内使用的文书,如其附有签发国外交或相关主管机关签发的附加证明书,证明文书出具机构的有效资格,则使用国应免除对文书的认证手续。公约将多重、连锁的领事认证程序改为一步式认证程序。从战略层面上来看,加入该公约对于改善我国投资环境,助力国际经贸发展和民事交往具有重大意义,而且对于当前推动“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也具有重大意义。从实施层面上看,加入该公约更加便利文书的国际转递和相互认可效力,也可更多节省当事人的认证时间及办理成本,更加方便全球商贸及往来人员流动、民间交往。

(原创,转载需授权)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相关推荐

    没有相关推荐